Untitled Document
logo
日期:[2022年09月29日] -- 华商报 -- 版次:[B1]

从小听力障碍的他用努力搏出精彩人生

他是先天性听障聋人,3岁进入康复中心培训,如今表达自如
   他和平常人一样上学,目前在西安石油大学就读,正在冲刺考研
   不平常的成长路上,是家人、老师、同学在守护,更是他自己的汗水和努力……
   说话、交流、沟通……我们习以为常的能力对部分听力受损的群体来说却求之不得,但今天的主人公——22岁的西安石油大学新能源学院大四学生张高赫,身为先天性听障聋人却做到了。他说这是因为他笃信舅舅曾说的,“遇困难,不求别人,先自己想办法”,从他懂事起这句话就一直激励着他。

  
“该学说话的年纪,我妈用最大的劲儿教我”
   1.88米的张高赫,生于吉林白山,戴着眼镜,干净温和,总用最大的善意去理解别人。采访前,他主动说:“我耳朵不好,会比较专注地看你们嘴形,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听父母说,我1岁时只要背对着他们就听不见他们叫我,于是我被先后带到白山、长春的医院检查,最终在北京的医院确诊。在妈妈的坚持下,我开始使用助听器生活。”张高赫说,“虽然我需要使用助听器,但我妈从小就坚信我和其他孩子没啥不同。到了该学说话的年纪,她就使出最大的劲儿教我。”
   张高赫伸手在喉结上摸了摸,又在手上哈气。“我妈后来告诉我,学说话时,为了让我感受气流变化,她就会一遍遍这样做。同时还要注意看她的口型,一个字一个字地学。”他说,“到小学时,除了听力问题外,我的表达能力和同龄孩子相差无几。”
   尽管从四年级开始,张高赫就离家到长春读书,但他深深懂得妈妈为他付出的一切,包括她的暴脾气。“我妈有时脾气不好,气极时还会扇我巴掌。我知道那是她没办法和我吵架,无法发泄情绪。”他说,“我不会吵架,我都是在冷静下来后,复盘分析。”

  
从小学到大学,总有老师和同学理解他帮助他
   刚上小学时,被家人在学习上抓得很紧的张高赫没遇到太多难题。唯一有点为难的是:该如何告诉好奇的小朋友,上课时他两只耳朵上戴的不是耳机而是助听器。“其实从那时我就慢慢发现,只要解释清楚,大部分人都能理解我。比如,从小到大老师们都会安排我坐在第一排;再比如小学时一位女生同桌总帮我抄作业,还在我没听清楚老师提问的问题时,为我复述。”
   张高赫三年级遇上了一时无法跨越的难题——英语。“发音陌生、生活中又用不到,对靠助听器来学习的我说,的确难,考试总不及格,对学好英语也没信心。”他说,“不过,四年级转到长春的小学后,我遇上了给我信心的老师。”尽管直到6年级,他的英语才第一次考及格。“但从四年级开始,因为英语老师常在课后抽查我,而且从她的眼里总能看到对我的鼓励,才让我有了‘能把英语学好’的勇气。尽管至今英语听力对我仍然是个难题,可我没放弃,一天进步一点儿就足够。”
   高中时,张高赫又遇到了一位懂他的化学老师。“怕我理解不透彻,他时常在我提问时,用笔在纸上一步步写出来,这让我爱上了化学,并且我大学所选专业和今后打算从事的事业,都与化学有关。”他还说,“谁的生活不是一路打怪,不同的难,克服了也就不难了。”
   在西安石油大学,张高赫同样遇到了很多关心、支持他的师友。曾在2020年帮助他成功申报“大学生自强之星”的马武军老师说:“在校期间,我们也是全方位为张高赫提供帮助。无论在教室还是实验室都尽可能让他坐前排。考研期间,学院安排老师在导师、专业选择方面给他提供专门指导,还一直与省残联保持联系,在他更换助听器时提供帮助。”

  
凌晨挑灯至晚熄灯备考,让自己的人生再上一个台阶
   目前,张高赫的全部生活重心都只有:复习考研,努力上岸。“早6:40起床自习到晚10:00教学楼熄灯再回宿舍,除了吃饭和运动,基本都在复习。”他说,“现在内卷得比高考还严峻,不努力怎么能上岸呢?”
   其实,整个大学期间,他的生活旋律也大致相同:徘徊在图书馆、饭堂、教室和宿舍间,甚至和高中一样,要为了第一排的座位提前进教室,尽管老师、同学都会为他预留。“我担负着考前给舍友画重点的任务,为了让大家都考好,我必须努力啊。”张高赫打趣地说。
   他也会感叹,没想到四年大学生活这么快就要结束了,他记得当初是被西安的历史文化积淀所吸引,冲着喜欢的化学相关专业,报考了西安石油大学并如愿以偿。
   张高赫说,大学期间,他改变最大的是“逼”自己参加了很多社团活动。因为刚上大学时,他发现自己在同学面前讲话害羞,声音很小,这些都一度困扰着他。为了给自己一些锻炼的机会,就督促自己积极竞选班里的组织委员、参加社团活动。
   “真正走上竞选席时,大家非但没有因为听不清我说话而交头接耳甚至取笑,反而是传来阵阵鼓励声,让我很感动。”张高赫说,大学期间,凭着努力,他还获得中石油奖学金、品学兼优奖学金、校三好学生、校级创业银奖等多个奖励。现在,见过不少场面的他越来越从容自信。
   目前,已完成考研预报名的张高赫,正拿出十二分努力,让自己的人生再上一个台阶。他选择的专业方向是新能源材料计算机模拟。“这是研究在实验室条件无法实现的情况下,通过计算机设置参数作用于某种材料,创造出能满足各种需要的新型材料的技术,可能在未来很大程度上改变人类的学科。”
   他还透露说,今年,他参加了目标学校苏州大学组织的2022年优秀大学生夏令营,并成功获得优秀营员称号,如果进入面试,这可是个加分项。

  
“因为我们是少数,所以理解才更珍贵”
   从四年级到六年级,张高赫每天都要给妈妈写信,然后攒起来一周寄一次。“信里会分享我在学校的点滴趣事。但初中起学习任务太重,就改成了每天一通视频电话。”他说,“我这样的孩子,今天能坐在大学校园里冲刺考研,全凭我妈的坚持。没有她当年‘我儿子和其他孩子没什么不一样’的执念,我可能早就打工去了。”他还接着说,“另外,我妈从小就坚信:等以后科技发达了我这听力肯定有办法修复,所以现在不让我用人工耳蜗。”
   张高赫的妈妈高女士说:“我儿子是听力损失达100分贝的聋儿,当初被诊断为听力障碍时,我曾有极端的想法。但‘既然我带他来到了这个世界,就要担负起做母亲责任’的话语一直支撑着我。因为5岁前是语言敏感期,必须积极进行专业语训,所以张高赫从3岁起就在白山市聋儿康复中心学习。我也配合他尝试过无数方法,这样他才得以在8岁成功进入小学读书。”
   “为了他能接受更好的教育,我狠心送他去长春读书。作为妈妈,我隐藏了太多的不舍,每到周末我都要去白山看他。他写的信我也会回信,一方面是为了锻炼他的写作能力,另一方面也让我更了解他的状态。”高女士说,“张高赫是不幸中的幸运儿,他从小到大遇到的多位老师都对他关爱有加,作为妈妈,我非常感谢所有帮助过他的人。”
   在生活中,高女士也有意识地锻炼儿子。“从初中开始,他就慢慢学习做便餐、使用电器等,我们想让他学会一切正常人可以做的事儿。”她说,“但作为母亲,我更希望他健康快乐,积极向上,利用自己所学帮助更多的人,利用自己的正能量去感染更多的人,做一个对社会对国家有贡献的人!谢谢你们今天因为我的儿子采访我,我为他骄傲。”当我们把妈妈这些话发给张高赫时,他说:“看吧,我妈一直这么厉害。尽管有时候我们可能想得不一样。”
   其实和张高赫交谈得越久,就越发现,他需要慢慢地、大声地问话才能听得清楚,否则他可能只会根据他听到的关键词“胡”说一气。
   “但你仔细想想,谁的生活中不会遇到一座座巴别塔呢?只是我们这样的人可能更多一点而已。”张高赫说,“所以我才特别感谢成长路上遇到的所有理解我的人,因为我们是少数,所以理解才更珍贵。” 华商报记者 付启梦 实习记者 常彭朵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