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logo
日期:[2020年06月30日] -- 华商报 -- 版次:[C5]
服务升级 TCAC定制个性化治疗方案

解决腹外科患者反复并发症

59岁的王先生因为胆囊问题已经做了三次手术,这次,他再次因为胆囊问题住院治疗。
  59岁胆囊炎患者
  23年三次手术未解决病痛

   事情还要从23年前说起,时年36岁的王先生因急性胆囊炎、胆囊结石入院,通过手术取出结石并切除了胆囊。四年后,因腹痛不止,王先生再次就诊发现,当时手术竟未将胆囊清除干净,造成残余胆囊结石并继发胆管结石。医生为其进行了ERCP(内镜下逆行性胰胆管造影)手术,但这个手术只解决了胆总管梗阻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残余胆囊的问题。一年后,王先生再次因为同样的问题入院手术。
   “本来以为这下就好了,没想到,18年后,这个残余胆囊再次作祟,我除了腹痛、乏力外,全身皮肤还越来越黄,旁人开玩笑叫我‘小黄人’。”无奈,王先生再次到医院就诊。
   接诊的是西安大兴医院肝胆外科主任项红军。他介绍,经过对王先生的身体系统检查发现其不仅残余胆囊内有结石,还存在胆总管结石伴胆管炎、肝脏占位、梗阻性黄疸、2型糖尿病性酮症酸中毒等情况。而王先生变成“小黄人”主要是因梗阻性黄疸引起,胆囊问题则是导致梗阻性黄疸的主要原因。

  TCAC经胆肠吻合术解决患者并发症问题

   “因患者体内胆囊结石压迫了胆管,阻碍了胆汁的排泄,使正常分泌的胆汁无法顺利排入十二指肠,则引发阻塞性黄疸。”项红军解释,王先生的病情比较复杂,因长期糖尿病造成血管脆弱;而肝脏占位不明确很可能是肝上有肿瘤;此外,患者的腹腔黏连、残余胆囊结构不清楚。
   像王先生这样的患者,究竟哪种治疗方案能杜绝后遗症的发生呢?
   作为西安大兴医院腹部外科复杂并发症治疗中心负责人的项红军,立刻联系空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肝胆外科教授岳树强进行会诊讨论,并最终决定通过胆肠吻合术为患者彻底摘除残余胆囊,清除结石。术中,医生通过病理冰冻确定患者的肝脏病灶为多发炎症性结节占位,不属于恶性病变。术后,患者各项生命指征正常,很快便能下地活动,并恢复了早期饮食。而这次的手术也是医院腹部外科复杂并发症治疗中心(Therapeutic Center for Abdominal Complex-complications,简称TCAC)成立后的第一台手术。

  囊括多位肝胆疾病大专家
  已为30多位患者手术治疗

   临床诊疗中,并发症是外科医生挥之不去的阴影。对于腹部外科来说,手术后出现的梗阻、出血、胆瘘、肠瘘、胰瘘等严重并发症,给患者带来了极大的痛苦。一般情况下,很多医生不愿意接手别人做过的手术,经过二次甚至三次手术,留给术者的手术空间和手术难度越来越大。就像下棋,残局最难。项红军表示,要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有高超技艺、经验丰富的腹部外科大专家。像这些腹部疾病患者在术后出现的并发症往往非常严重,解决起来非常棘手,他们很多人都会选择去北上广的知名医院就诊,但是花费高、周期长。“那么,如何让这些大专家就在我们身边呢?我们今年5月初建立TCAC核心就是解决这部分患者的问题。”
   据介绍,TCAC团队组成人员基本上都是腹部外科手术的大拿,他们拥有非常丰富的临床治疗经验。同时,在腹部外科手术治疗方面也颇有成就。团队组成人员包括了西京医院肝胆外科多位专家,还有解放军部队医院等,都是团队的技术支持。接诊了复杂病例就会立刻联系这些专家进行病情讨论、会诊,制定适合患者的个性化治疗方案,最后再进行手术。对于特别复杂的患者,还会邀请专家直接来院亲自操刀手术。
   据统计,西安大兴医院TCAC团队从成立至今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已经成功为30多位复杂并发症患者进行了手术治疗,且效果良好。
   “未来,我们还会以岳树强教授为核心技术指导,为更多患者解决腹部外科复发并发症问题。此外,我们还将继续加强先进设备的引进,确保患者的治疗效果。”项红军表示,他们将加强人才引进和培养,壮大TCAC团队技术力量,为患者的疾病救治提供更多可能,不断提升诊疗服务质量。 华商报记者 孟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