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logo
日期:[2020年06月30日] -- 华商报 -- 版次:[C4]
服务升级 MDT多学科团队合作

确保患者的诊疗及时准确

服务质量的提升、服务方式的多元化,在一定程度上凸显了医院在疾病救治方面更加人性化。比如MDT、TCAC等诊疗服务的开启,在现代精准医学的理念下让患者得到更加个性化的“定制”诊疗,在最短时间内给予了患者最合理、有效的治疗;而在救治的过程中,诸多专科医学大拿联合诊疗,提高了对复杂疾病的诊断率和救治率。患者的就医感受也不断得到提升。
   81岁的王老太太腹部疼痛已经8天了,近来3天尤其严重,由于年纪大,既往有高血压、冠心病、肺炎、眩晕症、低蛋白血症等基础病,辗转多家医院未能收治。

  10多个科室为81岁多合并症患者定制个性化诊疗方案

   “患者来的时候腹部膨隆如7月孕大,B超显示盆腹腔有一个15×13×10cm肿瘤,怀疑是卵巢肿瘤,需手术治疗。”西安市中心医院妇产科主任程百茹表示,但因患者81岁了,年龄大、合并症多、手术风险大,围术期的各种并发症及意外发生率均较高,为确保手术顺利进行,上报医务科MDT(全称多学科团队合作,是指临床上多个学科针对一个临床疾病或者一个个体化患者,重点商讨在诊断和治疗中的问题,通过多学科的讨论会议,制定出合理的治疗方案)进行围术期的决策并优化各种诊疗。
   很快,心内科、呼吸科、神经内科、普外科、血管外科、影像科、B超诊断室、麻醉科、手术室、护理部等10多个相关科室专家面对面讨论患者病情并进行详细分析,提出意见。
   程百茹介绍,经过全面讨论评估风险,制定了周密的围术期预案,手术探查并快速冰冻提示的卵巢癌,顺利完成全子宫双侧附件切除术+肿瘤细胞减灭术。
   手术很成功,但因患者合并症多,术后出现了肺炎加重、下肢静脉血栓等情况。科室再次组织MDT,给予患者相应治疗,之后患者顺利渡过围术期。术后8天出院,再行后续治疗。
   程百茹说,“也是因为在最短时间内给予了患者最合理的有效治疗,患者才能恢复得又快又好。术后随访患者恢复良好。”

  “小而专”的临床医生对复杂疾病存在跨专业知识盲区

   我国人口老龄化逐步显现“女性化”,老龄人口中女性人口比例不断增大,而老年女性患者中有90%合并基础疾病,尤以内科病及代谢性疾病多见,使老年女性患病呈现“大而全”特点。而现代医学发展进程中,医生的专业、亚专业分工越来越细化,临床医生大多“小而专”,这在精准医学的理念下确实可以让患者得到更加个性化的“定制”诊疗。
   程百茹介绍,但由于疾病的复杂性,专科知识的更新阻挡不了跨专业知识的盲区,MDT应运而生了。

  MDT对妊娠合并心脏病孕产妇的诊疗和救治意义重大

   不仅在妇科,产科利用MDT在治疗危重症孕产妇方面也发挥着巨大作用。
   今年3月,产科收治了一位“妊娠31+5周、先兆早产、合并先天性心脏病——单心房术后、脊柱侧弯术后、横位肝”孕妇。单心房是一种罕见的严重先天性心脏病,一般不建议妊娠。
   “患者入院后24小时动态心电图显示有777次窦停,最长时达2.6秒,非常危险,随时有猝死可能。”程百茹介绍,他们立刻开启危重孕产妇的MDT,十多个相关科室专家对孕妇病情进行讨论和评估,“量身定制”诊疗计划及预案。手术全过程均有相关科室共同监护。终于,35分钟完成手术,新生儿平安降临转入新生儿科,患者转入心胸外科ICU,渡过72小时回产科病房,恢复良好出院。
   程百茹表示,妊娠合并心脏病的发病率为0.5%-3%,是造成孕产妇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居孕产妇死亡非产科因素的首位。有数据表明妊娠合并心脏病孕妇死亡的主要原因是猝死,而对于妊娠合并心脏病孕产妇的多学科管理意义重大。

  MDT可在同一时间、多科室对患者全面评估

   程百茹解释,传统的诊疗模式需要患者周转在相关科室逐个评估,信息的不对称性可能造成不同科室诊疗意见的差异,且专家之间缺乏直接、有效的交流,而患者则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与财力,不仅可能延误治疗,还对患者及家属造成心理负担与创伤;而MDT能在同一时间联合各相关科室对患者进行一次性的全面评估,让专家们面对面交流,为其制定个体化、权威性的治疗方案,使患者能够在最短时间内获得最合理的有效治疗,确保诊疗的及时、准确。
   自2016年以来,医院妇产科顺应医学发展,组建MDT团队,主要目标便是“以专科医生为基础,以患者为中心”讨论在规范治疗基础之上的个体化治疗。如今,MDT成员涵盖了内科、外科、放疗科、病理学、影像学、麻醉科、重症医学科、手术室、新生儿科等相关学科医生,伴随诊治整个流程,让患者在诊疗中获得最大的利益,快速康复改善患者预后,缩短诊疗时间、降低诊疗费用,改善患者的就医体验。 华商报记者 孟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