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logo
日期:[2020年06月01日] -- 华商报 -- 版次:[B2]
主打线下培训,疫情影响大 净利下滑超700%,15亿债务压身

紫光学大或将被迫发力线下业务

今天是儿童节,关于孩子的K12教育培训其实是家长们一直以来关注的重点。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对教育培训企业形成较大冲击。尤其是对于依赖线下教育的相关公司影响较大。极度依赖子公司学大教育的紫光学大(000526.SZ)最新数据显示,其一季度净亏损超1600万,净利下滑超700%。
   业内人士认为,除了疫情影响外,15亿元巨额债务压身,在线教育发力效果不明显,线上收入占比仅1.3%,让紫光学大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发力线上、线上线下齐头并进或将是紫光学大未来的突破方向。
  
受疫情影响
  紫光学大一季度净亏损超1600万

   近日,紫光学大公布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报告期内,紫光学大实现营收约6亿元,较2019年的7.59亿元同比减少20.94%;净亏损为1603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735%。
   报告期内,紫光学大营业外收入为3.4万元,较2019年的18.7万元减少15.3万元,同比下降81.7%,报告称这主要是公司在本报告期处置固定资产收益减少所致。其营业外支出则为47万元,同比增加66.94%,这主要是校区退租违约金所致。
   第一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约1亿元,同比减少60.81%,报告称这主要受疫情的影响业务预收款减少所致。
   同时,紫光学大还公布了2019财年报告,报告期内,紫光学大实现营业收入29.9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43%;净利润1386.5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06%。
   截至2020年3月31日,紫光学大总资产约34.88亿元,同比减少3.02%;负债总计34.11亿元,同比减少2.69%。
   值得注意的是,4月份公布2019年业绩快报时,紫光学大曾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净利润大幅转亏,同比下降575.3%-812.9%。同时,报告称,受到疫情影响,公司子公司学大教育线下教学处于停滞状态,公司将部分存量线下课程转为线上教学模式以期降低疫情对存量业务的不利影响,但公司运营成本相对刚性,导致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亏损。

  
线下为主
  在线部分营收占比仅为1.3%左右

   华商报记者注意到,紫光学大主营业务为教育服务业,以K12个性化1对1智能辅导为主,包括个性化1对1、个性化小组课、国际教育等产品。
   2019年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紫光学大主要通过线下(实体)培训中心为客户提供个性化培训业务,同时布局在线教育业务、素质教育服务、全日制中小学的教育服务、留学和游学项目等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此次疫情,紫光学大表示,公司之前开拓和布局了在线教育业务,推出在线一对一、在线班组、学科训练营等课程,降低疫情对公司的业务和未来发展的影响。
   事实上,在2019年5月,学大教育推出线下、线上相结合的培训服务产品。当时,学大教育在线教育事业部负责人公开表示,公司在线产品拥有师资优势,将与线下教学中心结合。也已推出在线大班直播课,及线上答疑,并计划拓展到素质教育等领域。但线上的拓展,收效甚微。2019年财报数据显示,学大主营的一对一辅导营收占比达74.26%,小组班辅导占比20.57%,在线部分营收占比仅为1.3%左右。
   此外,还有业内人士认为,即使线下业务回归正常,紫光学大发展也将趋于平缓,很难出现业务量的大幅增长。从营收来看,近三年间,紫光学大每年的增长幅度基本维持在8000万至1亿元之间。而从规模来看,连续三年间涨幅有限。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公司旗下学大教育拥有581个教学点,覆盖了全国30个省,116个城市。而在2015年3月31日,学大教育即拥有482个教学点。4年多的时间里,教学点总量增长了99个。

  
西安有近30个教学点
  最近才开始陆续复课

   华商报记者从学大教育公司官网查询发现,目前学大教育在西安的培训点有27个,其中雁塔区就有9个,最近开始陆续复课。但官网线上客服人员列举称西安有24个校区。线上客服人员表示,最近开始逐渐复课。
   西安雁塔区一个校区的工作人员表示,该校区在本月25日开始复课。
   近日,华商报记者以客户身份走访了学大教育位于西安曲江的一个学习中心。这个学习中心位于大雁塔附近,华商报记者注意到该学习中心场所不大,但当天上午教室里学员基本爆满。据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学员大多以初三、高三学生为主。在复课前,相关学员线上课程基本都在正常进行。
   “最近咨询幼小衔接的也比较多,很多幼儿园大班小孩都不上幼儿园了,直接来上幼小衔接课,一节课收费两百元左右,一个周期语数外三科下来,学费差不多一万元左右。”上述工作人员介绍。疫情对校区影响情况如何?该工作人员表示影响不大。
   据悉,学大教育在西安家长圈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一位不愿具名的初中家长对华商报记者说,自己身边在学大教育学习的孩子还挺多,反馈也较好。无论是培优还是补差,还是提高学习成绩,只要上过的都觉得还不错。
   但也有家长认为,培训机构是否适合自己的孩子,还得多考察比较。比如他的孩子在权衡之后,选择了另外一家培训机构。有一位家长表示,他的孩子原来在学大教育边家村学习点培训了一阵子,感觉效果不太明显,或许是因人而异吧。

  
超15亿债务压身
  “让公司过得很艰难”

   有业内人士认为,导致学大教育这几年增速缓慢的最重要原因在于,其巨额的债务压力。
   学大教育2010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2015年回归A股,让学大教育背负了私有化所带来的巨大债务压力。此后,紫光学大连续两年业绩为负而被戴帽。双重夹击之下,近些年,学大教育走得艰难而缓慢。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紫光学大向控股股东紫光卓远借款共计23.5亿元,该款项主要用于完成学大私有化。2016年,紫光学大已向紫光卓远提前偿还本金5亿元及对应利息。
   万联证券投资顾问屈放分析说:“公司每年拿出数千万用于偿还私有化所带来的债务利息,再刨除掉必要的成本,基本上所剩无几。若再想思变发展,基本很难实现。债务压身,让公司过得很艰难。”
   为了解决债务问题,紫光学大曾先后两次尝试置出学大教育来偿还债务,但均以失败告终。而最新公告显示,紫光学大借款四次展期,尚有超15亿借款未还。公告显示,截至4月17日,紫光卓远对上市公司借款未偿还本金金额为15.45亿元。
   公司管理层人事变动的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紫光学大试图改变现有困境。5月中旬,紫光学大发布公告,董事乔志城辞职。随后公司再发公告称,补选学大教育创始人金鑫为紫光学大第九届非独立董事,同时聘任其为紫光学大新任总经理。
   “若不能把债务问题解决,保证上市公司轻装上阵,紫光学大很难获得大发展。”屈放认为。

  
疫情影响
  学大教育或将加速发力线上业务

   此外,业内人士表示,在线教育的兴起对学大教育这种以线下为主业的公司带来影响。学大教育主要从事线下辅导,利润率相对于在线教育较低,面临越来越高的营销成本、人工成本,以及市场份额受冲击、招生分流等风险,一定程度降低了学大教育的盈利能力。
   如今已经摘帽两年的学大教育,依然未能交上一份亮眼的答卷。国内在线教育高速发展,许多教育公司崛起,将学大教育甩在身后。
   艾瑞数据显示,基于我国在线教育市场的发展现状,用户市场庞大,以及技术手段尚未成熟,在线教育市场远未饱和,未来发展潜力巨大。
   细分K12教培市场,全国40万家培训辅导机构中可以划分为三大类。其中,第一类是行业巨头,包括全国性龙头(营收水平在30亿元以上)和区域性龙头(主要是区域发展较好,营收水平在5-30亿之间);第二类主要是区域性机构,营收水平较低。第三类是各地小机构、小作坊,面临着资质问题。
   屈放认为,随着在线教育的异军突起,以及政策因素,K12教培赛道分化加快。哪怕第一第二梯队的企业也依旧面临规模增长瓶颈,需要通过投资、价格战、加大师资内容投入来巩固市场地位。
   今年1月,有机构发布《中国教育培训行业的创新复盘与浪潮展望》报告认为,K12教培行业在经历了2018“最强监管”年后,一系列诸如:办学资质、教师资质、预收费三个月等监管规定,让线上线下K12企业均面临增长放缓和获客困难等问题。而线上教育也面临着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数据虚高嫌疑以及品牌溢价不足、利润薄等问题。
   “2020年如何拥抱科技、寻找新的增长引擎,成为众多教育培训企业的重要关注点,包括紫光学大。考虑到其十几亿的债务,以及疫情的负面冲击,紫光学大的未来充满很多不确定性。”开源证券资深投资顾问刘浪认为。
   也有财经分析人士表示,作为老牌教育机构,学大教育也有自身的优势所在,比如长期以来积累了大量的客户资源、品牌优势、众多线下培训点的优势、稳定的师资优势等,但是面对线上教育的快速崛起,学大教育转型线上的步伐明显跟不上“大势”,面对突然而来的疫情,给学大教育“上了一课”,被迫发力线上,进行线下线上相结合或是其未来的发展方向。

  
2019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3468亿元
  用户达2.69亿人 增长34%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日前发布了《2019年度中国在线教育市场数据报告》显示,2019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3468亿元,同比增长21.47%;用户达2.69亿人,同比增长33.83%。
   所谓在线教育,是基于互联网的一种学习模式,其类目包括腾讯课堂、网易公开课、百度传课等综合类;作业帮、跟谁学、猿辅导等辅导工具类;VIPKID、阿卡索外教网等语言类;开课吧、编程猫等IT类;高顿网校、邢帅教育等职业教育类;洋葱数学、火花思维等数学类及Finger、VIP陪练等音乐类。
   报告显示,2019年在线教育“独角兽”有12家。分别是VIP-KID、猿辅导、iTutorGroup、作业帮、掌门1对1、一起作业、罗辑思维、松鼠AI智适应教育、沪江、哒哒英语、慧科在线教育、学霸君,总估值208.81亿美元。
   2019年在线教育“千里马”达24家,分别是VIP陪练、学乐云教学、高思教育、小站教育、阿凡题、编程猫、盒子鱼英语、兰迪少儿英语、火花思维、洋葱数学、核桃编程、考虫英语、杰睿教育、悠游堂Yuyuto、邢帅教育、阿卡索、凯叔讲故事、美术宝、智课网、小熊尼奥、河小象、三节课,总估值达572.68亿元人民币。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指出,在线教育的渗透率约为10%,未来还有广阔的上升空间。而从该行业的刚性需求与发展前景来看,这将是一个拥有万亿规模的市场。此外,随着在线教育行业的不断成熟以及下沉市场的不断开发,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进一步扩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资本市场方面,2019年在线教育共150起融资,融资额同比下降31.7%。对此,陈礼腾认为,在其他行业资本遇冷、融资大幅缩水的背景下,在线教育行业依旧能保持较高的融资频率。
   与此同时,在线教育存在缴费容易退费难、授课内容不佳、虚假宣传、霸王条款、任性“停课”等五大乱象。涉及投诉的在线教育平台有尚德机构、英语流利说、帮考网、51Talk无忧英语、大塘小鱼、同桌100学习网、跟谁学、华图教育、勤学网、学慧网、51cto学院、嗨学网、腾讯课堂、对啊网、沪江网、中华会计网校等。
   其中,学慧网、51Talk、尚德机构、帮考网均获“不建议下单”评级。 本组稿件均由华商报记者 查京京 采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