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logo
日期:[2019年04月16日] -- 华商报 -- 版次:[B1]
11岁女童

打赏主播近200万!

主播称不知道女孩只有11岁 如果女孩是偷家里的钱刷礼物,他会归还
近日,一份小女孩的检讨引来网友围观。它的主人是来自深圳的11岁小女孩洋洋(化名),与这稚嫩的笔记和语言格格不入的是,这个才五年级的孩子不但是直播平台的常客,且在打赏主播上消费了近200万元。
  女孩:不刷礼物会没面子,压力很大

   洋洋在检讨书上称,自己从2018年12月到今年年初才开始接触克拉克拉直播平台。在平台上,洋洋认识了4个主播,之前没转过账。后来其中一个主播教洋洋在网上买金币,为此她注册过4个账号。
   在检讨书中,洋洋称其中一个主播在线下对她说一大堆好话,很关心自己。如果她不刷礼物,就会觉得“没面子,压力很大”。洋洋称自己买金币的时候不知道有自动扣费,最初一天五百以下地充,之后一天能充值几千元。
   洋洋亲友告诉记者,洋洋妈妈收回手机后,仍收到主播的消息。“是不是妈妈知道你刷礼物花钱了,你告诉哥哥,哥哥教你怎么跟你妈妈说通。哥哥是你坚强的后盾。”其中一名主播还让洋洋跟他一起自残,“你划一刀,我划十刀。”

  女孩家人:因太忙把手机给女儿用

   “太难以置信了,根本没有用过信用卡,怎么可能欠8万多!”在收到银行发来信息之前,洋洋父母都没有想过11岁的女儿会沉迷网络直播平台,并为主播巨额消费。
   日前,洋洋妈妈突然收到银行的欠费通知,得知自己的50万额度信用卡不能刷了。银行卡消费记录显示,所有消费是从女儿的手机转出去,加起来已有140多万。大部分钱都花在了一个名叫克拉克拉的直播平台,消费方式主要是为主播刷礼物、充值红豆等。打赏的时间大多在下午和晚上。
   “不仅在平台上,洋洋还私下给主播转账,金额都不小。”家人估算,前前后后洋洋为直播平台消费接近200万。
   洋洋亲友说,洋洋妈妈常年做收废品生意,爸爸是一普通单位的上班族,平日里陪伴孩子时间很少。因为夫妻工作生意忙,洋洋妈妈便将自己手机交给洋洋使用,“为了联系孩子、接送上学方便。”
   洋洋亲友表示,大部分消费产生后,银行通知都发在洋洋手机上,而她也没有说过此事。即便有时候看到了转账通知,家人以为是生意上的往来,或是之前买了东西,便没有留意。
   “洋洋给大家的印象是一个比较乖的女孩子。”洋洋亲友介绍,洋洋对自己比较抠门,充话费都是一次只充十元。亲友说,从聊天记录看,这些主播知道孩子只有11岁。

  平台主播:之前以为是压岁钱,可以还给她

   记者联系上克拉克拉平台一主播,他表示,如果不是洋洋骗他说自己17岁,花的是压岁钱,根本不会让她给自己刷一丁点礼物。
   “我都说了,如果洋洋是偷家里的钱刷礼物,我会还给她。”据了解,该主播今年21岁,与洋洋私下关系甚好。
   该主播表示,关于自残一事,洋洋家属所言为片面之词。事实是洋洋被其他主播误会,向他诉苦,称想自残。而他表示自己是因为担心洋洋,为了她好,便说“你划一刀,我划十刀。”
   4月11日,克拉克拉平台一工作人员称,关于洋洋打赏主播的金额目前没有确切的数字,她好像不止一个账号,充值的渠道不都是官方充值渠道,现在没办法对外作出回应。“等核实完之后会有相关负责人跟媒体联系。”

  律师:消费记录可追踪,能否认定很难说

   4月11日,洋洋方面的律师表示,此前,家属到过克拉克拉平台公司,想要追回款项,但公司的态度“好像是不愿意”,所以只能走法律途径。
   该律师称,尽管消费记录可以追踪到,但事情仍有一定的争议或者辩论空间,“很多都是通过微信、聊天记录来知道的信息,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如此”,所以最后能不能得到法官的认定还很难说。
   “这类事情未成年人的权益在网上没有得到保护,或者受到了侵害,作为家属是有权利拿起法律武器寻求保护的。”律师称目前工作正在开展中,此事涉及到未成年人,不希望给小朋友带来太大影响。
   专家建议,家长需要重视孩子的心理发展,改善他们的成长环境,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比如督促青少年发展兴趣爱好,增长学识、见识,充实心理的空间,这样才有可能逐渐摆脱虚拟世界的桎梏。 据红星新闻